核桃壳

圈地自萌。
内有高压电,注意避让。

匿名提问:

伊利亚斯先生与诺雷克先生的相性如何呢?能描述一下他们相处的小剧场吗?

核桃壳 回答:

门口站着一个小个子猫魅族,脸和眼睛都圆圆的,大耳朵不安分的抖着,看起来就像小巷里天天跑来跑去的那些小孩。

然而安瑟医生不会被骗,他清楚地记得这个小个子猫魅族如何一招炸塌了高大巍峨的大审门。

“有没有一个黑头发蓝眼睛的半精灵来过?”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还显得生脆的声音打断,在猫魅族看不到的位置,外科医生掰着门框的手指紧了紧,很快又松开,“黑发蓝眼的不少,不过半精灵最近都没见过。你也知道这种混血种族出生率不高啊。”

“有人看到你这里半夜来了个人的!”急促的抢过话头,这种表现方式伊利亚斯曾在几岁的小孩子身上见过,好处是糖果就能摆平,坏处是这种直白经常无法招架。“这位……呃,先生,您大概知道我是做什么的,我这里半夜来人太正常了,而且来的都是奇奇怪怪的……”

猫魅族终于等不到人类的啰嗦,干脆推开面前的人类,闯进破旧的出租屋。

……迎面就是如山一样堆积的书籍和实验材料。

说是如山般堆积毫不夸张,空气中还弥漫着几种药水混合的气味,猫魅金色的眼睛带着鄙视扫了一眼那个一身白的人模狗样的医生,小心翼翼的找着能下脚的地方走进屋子里。

搜了一圈,没有。

又一圈,还没有。

外科医生第三次把重心从左脚移到右脚,看着猫魅炸着尾巴翻箱倒柜,对方带着愤怒看过来的时候,摊开手耸耸肩。

猫魅族终于放弃了,愤怒的踹了一脚身边的书山,然后传来了猫被踩到尾巴时候的惨叫。满屋子的杂物像多米诺骨牌一样轰然倒塌。

才刚刚把猫魅族挖出来,便被一下子打开手,伊利亚斯看着对方怒气冲冲的冲出门,碰的一声砸上了木质的房门。过了三秒外科医生才舒了口气,脱掉鞋子在杂物堆上跋涉,推开窗子,把窗外挂着的老友捞进屋来。

阿格拉重重的打了个喷嚏,剧烈的冷热交替让他打了个哆嗦。然后眼前出现了一把扫帚。

他的好伊利亚斯,正一脸冷漠的张合着嘴唇,“来吧阿格拉,为了你弄乱的屋子,也该由你收拾。”

 

评论(11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