核桃壳

圈地自萌。
内有高压电,注意避让。

饿了饿了QAQ,想催稿想吃粮。

一个正经的问卷。

有两格跑题了【。实在想不出怎么画……

QAQ缺粮。

给美丽喂APTX4869【喂

Q3Q谢谢大家的小红心小蓝手!!爱你们么么哒!!

大家好,这是我和Vivian合作的新作品《鸿门宴之汉公酒》。第一次当主笔有点紧张,有些不成熟还望大家谅解。作品风格偏向于古风,虽然是现代故事但不是穿越!故事风格严肃暗黑,是紧张的生死游戏。阐述了一些伦理道德和人性的底线,总体来说是一部相对青年向的作品,没有欢喜日常,有的只是令人无奈的现实与痛苦的抉择。欢迎各位关注与支持,我们工作室会尽到最大努力将作品做好!

瞎JB写,晚安和早安。伊利和小爱。

叫我欧欧西大佬【。

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画画去吧……OTL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这个季节利姆萨罗敏萨总是起雾,远处的的桅杆也影影绰绰的看不清楚,在清晨的阳光撕开这些浓稠的面纱之前,伊利亚斯医生揉了揉鼻子,掏出钥匙正准备开门,门就被从里侧拉开了。

要按照小文青伊利亚斯的形容,就是利姆萨罗敏撒的太阳提前升起了,碧绿的眸子完全不受浓雾天气的影响依然亮的闪光——不过这些可不能让当事人知道。屋内的空气干燥温暖得多,犹豫了一下,把还有些湿气的外套甩在椅背上,坐在餐桌旁,开始享受起难得的现成早餐。

爱菲勒维尔并不擅长烹饪,眼前的就是为数不多能做得出来的,煎蛋熏肉和蜂蜜水——哦往常会是咖啡的,但是考虑到同居人工作了一夜,疯疯癫癫的前贵族选择了益助睡眠的蜂蜜水,他总是在意外的细节处体贴而绅士。不过——

“你今天怎么起得这么早?”这件意外之喜有很大一部分来自于,同居人是能多睡一分钟绝不早起一秒钟的人,而自己的工作绝大多数时候并没有固定时间。除此之外,密医注意到,橱柜和桌椅似乎被微微的整理过,这更令人意外了。他投递过餐桌对面的怀疑目光被悉数接收,然后被炫耀般的灿烂笑容反馈回来,“快吃,这次我没有弄糊,蛋黄都没弄破。”

好吧,伊利亚斯还是决定先解决盘中餐。

“还是上次的小姐嘛?你说过她给你的钱不多,按你的性子竟然会三番五次的主动复诊?”“她给的不多,可是她父母给的多啊。她拉不下脸回家寻求庇护,父母也不想让女儿难堪,就我三天两头装倒贴的去照顾流产的孤女,这两天她看我的眼神都带着如何拒绝一个狂热追求者的内疚了。”
爱菲勒维尔一时笑得桌面的杯盘都跟着颤动,伊利亚斯注意到对方手中的杯子不是和自己手里成套的那只,变成了待客用的杯子。

“你的杯子呢?”收到提问十几秒,爱菲勒维尔才停止憋笑,清了清喉咙,“咳,不小心打碎了,嘿嘿。那位小姐也是够倔强的,能自己拖着那么多血来找医生,嗯——是我喜欢类型。”有什么人不是你喜欢的类型啊——伴着医生的这句腹诽,爱菲勒维尔说着:“不过到底怎么会搞到需要自己拖着临产的身体来找医生啊——”
伊利亚斯思忖了一下,想到事发时在场那么多人,也没有保密的必要,便接着说:“那位思春期的小姐为了相好的和家里闹僵,怀孕后去三番五次找男友要求结婚又被拒绝,男友一不小心把她推倒从楼梯上滚下来——光是能自己跑来这里就值得钦佩了。”
真是个可悲可叹的故事,前贵族带着看古典舞剧的夸张语调微笑得感叹着。
太阳渐高,气氛正好。

吃过早饭后,医生便被同居人卷进被子里,烙上一个晚安吻后强制被要求睡眠。也没有挣扎,哪怕阳光直射着眼睛伊利亚斯也迅速的进入了睡眠。

确定了对方已经安睡,爱菲勒维尔转身走进杂物间,伸手拉开了遮光性极好的窗帘,被结实的捆绑住的陌生人不得不紧闭着眼睛,好一会才能缓缓适应海之都的灿烂阳光。
“你都听见了吧?”爱菲勒维尔拿着一个玻璃制的长条物品——他也不知道叫什么,敲打着被捆绑的袭击者的头说:“我就说伊利不可能会跑去勾引小姑娘,听清楚了吧?”顺手捏起对方的下巴,爱菲勒维尔观察着对方被打出青紫的脸颊,“而且你的孩子刚刚被你搞没了,你却来指责别人勾引你的女友?真是无法理解。”
爱菲勒维尔还记得清晨正处于半睡半醒的时候被战斗本能拔起来,一把匕首正刺在刚刚还躺着的床褥上,袭击者看到精灵族的青年显然愣了一下,还是疯狂的怒吼着发出攻击,一路碰倒了不少杯盘摆件,起床气中的前贵族干脆下了重手,直接捆成粽子丢进杂物室先。
然后看了看时间,同居人也快回来了。

按了按脖子,爱菲勒维尔叹了口气,咧嘴一笑。“所以——要怎么处理你呢?”